特朗普通俄门:或跟比特币有关

O4lP-hvvuiyn6453282.jpg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22日)说,国会不能为了特别检察官穆勒查询通俄门案的发现,以及他目的妨碍查询而弹劾他。


  特朗普在推特上说:“只要重大违法和轻罪会导致弹劾。我没有违法(没有勾通,也没有干与),因此你们不能弹劾我。”


  他指出:“违法的是民主党人,不是你们的共和党籍总统!政治迫害终于要出现形势逆转。”


  而区块链这边,美国法律部门在追寻区块链方面投入了数百万美元,穆勒的陈述也成为了确凿的依据,标明加密钱银买卖监控现在已成为干流活动。


  外界期待已久的穆勒陈述(即美国检察官穆勒牵头的“通俄门”陈述,以查询特朗普是否存在通俄嫌疑)披露了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细节,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很多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是否以任何方式参与了上述活动,但被报导较少的是,该陈述显示,有政府背景的俄罗斯奸细在试图阻止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以及帮助特朗普竞选时,很多运用了比特币。



    陈述称,俄罗斯军方情报机构的奸细运用比特币做了从购买VPN到购买用于政治宣传的域名等各种事情。这是俄罗斯黑客干涉2016年大选的一部分证明,其时特朗普赢得了大选,这出乎一切人的意料。


  比特币买卖是可追寻的


  尽管对熟悉加密钱银的人来说,这可能不算是什么新闻,但俄罗斯奸细明显是了解有误,即他们的买卖是经过加密钱银进行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买卖就是匿名且无法追寻的。事实上,正如屡次被证明的那样,鉴于一些关键数据的存在,比特币买卖并非难以追寻。


  在这个案件中,当俄罗斯情报总局(GRU)的奸细试图经过逃避传统金融体系的检查,只用比特币进行买卖时,穆勒的查询团队却仍然能够辨认这些买卖,由于他们经过加密钱银买卖所履行买卖。其间一家牵涉其间的买卖所就是臭名远扬的BTC-e,其创始人亚历山大·文尼克(Alexander Vinnik)因洗钱现在被关押在希腊,还受到了俄罗斯、美国和法国的三方交际角力。


  在买卖所创立账户需要邮箱地址,联邦查询局(FBI)的奸细们设法获得了其间一些地址的拜访权限,然后他们就能够经过揭露的区块链买卖前史来拼凑出一个更广泛的买卖道路,了解谁履行了哪些比特币买卖。


  换句话说,即使是俄罗斯的情报机构也没有发现,如果他们为查询人员留下哪怕是最微乎其微的一点蛛丝马迹,他们的整个书面记载就能被揭露出来。运用比特币进行每一笔与干涉2016年大选有关的买卖,其造成的结果是,穆勒的团队无需做太多辨认和买卖衔接的作业,由于基本上一切的作业都是由区块链记载完结的。不过,穆勒并没有在区块链上寻找头绪和依据,而是得到了一个特洛伊木马程式,他因此触摸到了俄罗斯秘密情报机构干涉美国大选的整个金融买卖过程。


  俄罗斯玩儿砸了?



  尽管俄罗斯在入侵美国内部民主制度方面取得了明显的突破,但他们明显没有想过要充分掩盖自己的踪影。陈述指出,GRU的奸细运用假身份而且盗用身份来创立加密钱银买卖账户。然后,这些账户被用来购买服务器和域名作为黑客的东西,一起在攻击期间泄漏和发布相关材料。


  穆勒的团队乃至能够追寻运用比特币进行购买VPN的奸细的详细身份。据报导,这个VPN随后被用来办理@Guccifer_2,这个Twitter账号向维基解密泄露了很多的信息,并从事其他旨在搅扰美国大选的活动。


  穆勒陈述带来的影响尚不清晰,特朗普的团队暂时宣布获胜(陈述得出的结论是,并没有明显的依据能够证明特朗一般俄),民主党人提议弹劾,但现在能够确认的是,运用比特币进行秘密的买卖能够说是一种过期的做法。美国法律部门在追寻区块链方面投入了数百万美元,穆勒的陈述也成为了确凿的依据,标明加密钱银买卖监控现在已成为干流活动。


网友点评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