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OE抛绣球,以太坊市值“强心剂”?


28.jpg


近日有报道称,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可能将会在今年十二月推出以太坊期货合约产品。


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告诉市场交易者,他们已经向美国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递交了给与推出ETH期货合约的申请,如果以太坊期货合约申请获批,这也标志着加密货币产业又迈出了一大步。


因为如果美国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批准了该项申请,意味着赋予了ETH和BTC同等的商品属性,对于ETH未来价格走势产生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比特币期货合约的推出 职业投资者入场市场回归理性


以太坊期货合约或将年底推出不经让我们想到,去年十二月,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第一次推出的了受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产品。


还记的12月18日,芝商所比特币期货合约开盘首日即现牛市,比特币期货合约XBT次月合约价格已经超过20000美元。以太坊可能会像比特币作为期货开盘之前的情况一样,会上涨到很高的位置。


回想比特币期货合约推出的过程,其实在2016年11月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联合总部位于伦敦的加密货币机构合作,并基于其CME CF比特币参考汇率(CME CF BiTCOin Reference Rate)推出了BRR指数,当月Coinbase数字货币交易所BTC价格报收742.69美元,与此同时正逢比特币第二次奖励减半(2016年7月10日),叠加了人们对比特币期货合约预期,一波牛市就此诞生。


一年后,也就是2017年12月11日,首个比特币期货合约正式在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上线。当时比特币价格较2016年11月上涨了近2650%。且在比特币期货合约上线当日价格继续大涨,造成向上熔断,从而引发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虚拟货币是“郁金香泡沫”的担忧。


12月Coinbase数字货币交易所BTC现货收盘价格为13863.13美元,当月触及BTC历史最高价19891.99美元,之后BTC开启慢慢熊途,截止发稿,该交易所现货报价为6949.71美元,较峰值跌去了65%。


回顾比特币推出期货合约的过程,我们得出两个结论:一方面,是之前比特币属于数字加密货币市场自己的上帝,只有区块链疯狂的追随者才会参与他的交易和炒作,而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上线比特币期货合约后,职业投资者开始进入数字加密货币市场,从而让原本自发而无序的比特币交易,更加商业化,交易的目的也开始变得更加明确;


另一方面是当比特币诞生初期,大家对其的真实性存在持怀疑态度,甚至很多人认为其属于金融庞氏骗局,认为其和“荷兰郁金香”事件有异曲同工之处,而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作为世界最大的商品期货交易所,申请上线比特币期货交易,说明了比特币的市场地位被主流交易机构认可,而作为审批人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能够批准该申请,说明从美国政府层面对于数字加密货币的认可,这对于比特币的忠实信徒而言,无疑是一剂强心针,而那些之前看到比特币上涨带来巨额收益却不敢参与的传统投资者,也在此时有幸成为市场交易主体。


以太坊期货合约的推出 是ETH救命稻草还是遭受交易所下架风险


有了比特币的前车之鉴,我们回过头来看以太坊(ETH)。彼时,以太坊可谓利空不断,不管是v神的言论,还是ICO不断归零,一场围绕以太坊打造的数字加密货币盛宴,正处在宾客散去,满地狼藉的阶段。


此时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SEC)正在探讨ICO的性质问题,如果他们被界定为证券,可能面临多重违规行为,而以太坊是商品还是证券的争议从未停止。


比特币期货推出后,BTC格在1月份开始跌落,并且一直到目前为止都在下跌,甚至有些人认为是比特币作为期货拉低了价格理论。那么以太坊期货的推出,是否会导致ETH像BTC一样可能会经历类似的反弹和下跌的命运?


首席分析师表示,“如果CFTC批准了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以太坊期货合约的申请,对于ETH而言应该是一根救命稻草,即便我们不能简单的类比BTC的走势,但从市场交易的逻辑看,这一举动也将影响ETH的价格走势。”


以太坊期货合约的推出,能否成为ETH的一根救命稻草;是否会敦促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鉴定以太坊的属性;是否会限制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具有同等地位的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后期的监管权力。


此外,针对上述的疑惑金色财经采访了数字货币分析专家肖磊,他表示,“芝商所推出以太坊期货合约的消息已经传了有一段时间了,之所以传,就说明这个事情是很重要的事情,是能决定一个品种生存维度的事情。如果以太坊期货合约一旦获批,实际上意味着以太坊的属性变成了一种去中心化的金融标的,或类似于大宗商品一样的投资品种,就不存在是否定义为证券的争议了,这对ETH来说,是一个利好,避免了未来可能会被一些交易所下架的风险。”


若以太坊期货合约申请获批,是否意味着之后像EOS和XRP这一类数字加密货币也会有同等的机会?肖磊认为,“芝商所作为全球最大期货交易所,对期货品种的审核是非常严格的,以太坊无论从交易量、成熟度,以及全球的用户体系来说,都是仅次于比特币的一个数字加密货币品种,以太坊期货合约获批之后,还很难说其他品种会立刻跟进,EOS和XRP这一类,实际上是一种半中心化的数字资产,需要有更多的证据证明它们不是一种证券,芝商所才有可能研究这类期货,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具有同等的地位,如果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通过了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的ETH期货合约申请,也就意味着ETH被界定为商品,那么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后期是否还有再次监管的权力。肖磊表示,“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商品期货管理委员会很多业务也会有交叉,期货实际上也是一种证券,如果基于这些产品,又出现了期权等,也属于证券的范畴,所以从本质上来说,美国的监管是事后监管,更多的是在运行当中的监管,如果在运行当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实际上这两个机构都有权力去做出相应的惩罚。”


其实对整个加密货币行业而言,以太坊期货合约的推出显然是利好消息。对于以太坊价格而言,可能会减少其波动和不确定性;对于投资者而言,当他们购买更多的以太坊时,整个以太坊的市值肯定会增加;对于加密货币市场而言,这将标志着市场正在逐步走向成熟。


不管芝商所推出以太坊期货合约是否会获批,都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都会影响ETH的价格波动,至于价格是上涨还是下跌就等待市场验证了。

网友点评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